【关注】大学教师的矛盾挣扎:对待学生究竟是该严格还是“放水”?

每个学期的期末,大概是老师和学生都共同焦虑的时候,学生焦虑期末考是否能够通过,老师也在焦虑学生的期末考是否能够通过……


在学生们抱怨大学课堂太“水”,老师阅卷太严格的时候,老师们也被是该对学生“放水”还是严格”所困扰。

【关注】大学教师的矛盾挣扎:对待学生究竟是该严格还是“放水”?

▲上海某大学,一名学生从一个反对作弊的标语前骑车经过。

“一个老师“放水”问题不大,可是我们都这样“放水”,那就成了冲垮我们教育的洪水了”

77份试卷,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学生卷面成绩达到了55分的及格线,相当一部分学生只拿到了二三十分,还有不少十几分几分的同学。当彭老师严格按照评分标准批改完《材料物理性能》这门课的试卷时,他感到极度心寒。

核算成绩的时候,彭老师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矛盾与纠结:严格把关还是全面“放水”?


严格把关,将会有三分之二的学生挂科,他压力巨大,还可能遭到学生的谩骂;全面“放水”,可能皆大欢喜,但是有悖自己多年坚持的教学底线和原则,不仅对学生不负责任,自己良心上也过不去。

考虑再三后,彭老师决定,严格把关,拒绝一切说情要分数现象,交出一份真实的成绩单:77人中,51人挂科,挂科率66.23%。同时,他还将此写成博文《大学教学之两难:把关还是放水!》发到了网上,引起广泛关注


有人称他为“教师界的良心”,支持他继续坚守严格的标准,有人质疑他讲课的方式已经不能适应现在的95后大学生了,还有人怀疑他给学生挂科的初始动机。

这一博文在教师群体中也引起了讨论,很多从事一线教学的教师认为,这一博文反映出在高校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像癌细胞一样,正在慢慢地扩散,侵蚀更多的学生、老师。

“ 放水 ”和要求“ 放水 ”的现象普遍存在


拿到成绩单,学生吴强(化名)有些愤怒,他想不通:期末突击复习时,他花在《材料物理性能》这门课上的时间和精力是最多的,甚至超过了其他5门课程加起来的总和,可为什么那些没有用心复习的课程都过了,成绩还不错,这门却挂了?


【关注】大学教师的矛盾挣扎:对待学生究竟是该严格还是“放水”?

像吴强这么想的学生在各个大学都有。他们自认为很努力,最后却没有拿到理想的分数,于是往往把矛头指向那些给分低的老师,甚至尝试和这些老师要分数。

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教授张海霞就遇到过这样的学生,一个在她的课上得了80分的学生在给她的邮件中写道:


这一学期在这门课上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以及大家的热情,都让我不能接受这个结果……这让我实在是很后悔选了这门课,很后悔为之付出了那么多。

张海霞认为,不管是在名牌高校,还是普通高校,成绩“放水”和要求“放水”的问题都普遍存在。学生上课不认真听、考完试去和老师要分数,老师不认真讲课,考试打分时“放水”,学生还认为这样的老师厚道,反而抱怨指责那些认真、严格的老师。

“这样会害了学生,也会害了我们的教育。”张海霞说,“现在大学生培养质量在下降、就业这么难,与教学培养计划没达到要求有一定关系。教师“放水”,致使学生在校期间没有学到应该掌握的知识,基本功不扎实,不具备应有的思考、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他们出炉的成色远没有达到我们要求的目标和社会期望的水平”。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教师王辉(化名)说,当自己对照标准苦苦算分的时候,一些同事建议他将分数模糊处理,即使学生期末考卷面分数很低,但灵活处理平时成绩后,学生的分数也能上去。他看过一份“完美”的成绩单,“不管什么样的学生,平时成绩都是满分”。


王辉最终还是坚持了原则,但成绩出来后,问题也随之而来,有些学生要求查分数,有些学生要求改分数,这次严格“给自己找了一身麻烦”。

为何学生的学习热情和课堂听课率明显下滑

彭老师在博客中提到,一年一年教下来,他发现学生的学习热情和课堂听课率(非到课率)均明显下滑,无法遏止。

上海工程技术大学化学化工学院高分子材料与工程系讲师陈凯敏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不管老师多么认真地备课,很大一部分学生仍不在状态,一个概念每节课都强调,但是下次课提问的时候,仍然一问三不知。


学生不听课、缺乏学习的主动性和热情,是个致命的问题,而讲话、睡觉、看书、玩手机,是学生在课堂上最爱干的事情。

【关注】大学教师的矛盾挣扎:对待学生究竟是该严格还是“放水”?


( 发布日期:2018-12-09 09: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