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级第一名的学霸一放学就被家长接去上辅导班

【中小学生减负系列报道】

未来网北京12月7日电(记者 李盈盈)近日,《疯狂的黄庄》刷爆网络,也把北京市海淀区尤其是黄庄周边密密麻麻的校外培训机构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校外培训火热,连一名常年在黄庄教数学竞赛的老师都感慨:“我有时感觉自己和抬高房价的中介没什么区别,本来有些孩子可以不这么拼命,现在却不得不咬牙陪跑。”

12月4日,北京市海淀区副区长刘圣国主持召开海淀区校外机构治理工作会,部署黄庄、公主坟、金源购物中心等地区培训机构的集中整改任务。

这两天,“报培训班成家长隐私”的话题还登上了微博热搜,网友调侃,报培训班的家长比宫斗戏还斗心眼。

就算家长有意隐瞒,看看遍地开花的培训班和国家大力治理培训班的力度,就知道中小学生的负担不轻了。

未来网记者采访了多位全国不同地方的家长,家长的反应是上辅导班很正常,怎么能没有一点负担。南京的一位家长直言“有压力才有动力啊!”更有家长表示,“在海淀,像我这样(给孩子报班少)的家长,简直就是另类。”

班级第一名的“学霸”一放学就被家长接去上辅导班,老师更是直呼“难以理解。”

周末上课外培训班12小时 负担重的现实写照

中小学生的负担到底有多重?

据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日前发布的《2018年中小学生减负调查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有近四成的家长认为孩子的学业负担重,六成以上学生报名参加校外辅导班。近三成学生睡眠不足8小时。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调查数据则显示,全国小学生平均在校时间从2010年的6.7小时增长到2015年的8.1小时;中学生平均在校时间从7.7小时增长到11小时。2015年,我国中小学生校内学习时间远超国际平均水平。我国中小学生日均花2.82小时作业,是日本的3.7倍,韩国的4.8倍,或居全球第一。

2018年4月25日,21世纪教育研究院主编的《教育蓝皮书: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18)》指出,学业压力成为中小学生自杀的首要原因。而且,与2005年相比,2015年学生上课外班的时间大幅度增长,学习日上课外班的时间为0.8小时,休息日上课外班的时间为2.1小时,分别是10年前的2倍和3倍。

事实上,对于有些家庭的孩子而言,上课外班的时间远远超过这个平均数。

家长孙伟来自南京,他告诉记者,儿子上小学时,就只有语数英三门主科,作业并不多。如果正常写,不磨蹭的话,晚上八点半之前就能做完,没有太大的负担。但是,从小学四五年级开始,孙伟给儿子报了两个文化课的辅导班,三四个兴趣班。周六上午上英语和数学课外辅导班,周六下午练武术,周日去画画、练毛笔字,或者去运动。

萌萌的时间从周一到周日,从早上到晚上都被安排得满满当当。休息日参加课外培训班的时间长达12小时。

北京的李女士则告诉未来网记者,她家孩子报的培训班少,只有周六上三门课,总共学习6.5个小时,但是身边很多孩子周六周日两天都有课,甚至周一至周五晚上有时也要上培训班。

报培训班是“隐私” 瞒报教育部门摸底普查

今年以来,国家开展了多轮校外培训机构的专项治理,有的培训机构甚至转入“地下”,玩起了“躲猫猫”。教育部办公厅发布的情况通报显示,截至2018年11月15日,全国共摸排校外培训机构401050所,发现问题机构272842所。

尽管过半的培训机构有问题,依然挡不住家长报课外辅导班的热情,甚至还会配合培训机构应对检查,与主管部门“打游击”。

2018年5月,北京市教委下发通知,要求东城、西城、朝阳、海淀、丰台和石景山区六个城区中小学生家长在24日至30日期间,登录“中小学生参加学科类校外培训情况网上登记”系统,上报孩子报辅导班的情况。填报信息须实名制,绑定学生的教育ID和姓名,所填信息包括目前参加校外培训班的科目、机构名称、培训时长、上课地点和上课时间及培训费用等。

教育部门表示,此次摸底调查是了解中小学生所参加校外培训机构的基本情况,为开展专项治理工作提供参考,会对学生填报的信息严格保密。但是,未来网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仍有家长出于保护隐私或者某种其他考虑,没有实事求是地提交孩子上辅导班的情况。

为何把孩子的报班情况当成隐私?有些家长担心报的辅导机构一旦被整改,会影响自家孩子上课。站在家长的角度,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多学点。

( 发布日期:2018-12-12 11: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