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场作文之创新选材

  创新选材是考场写作的重要环节,努力培养学生在写作实践中实现作文的材料充实、典型、真实、新颖是当前作文教学比较关注的一件事。我们要选择好那些能够充实文章内容,突出文章中心的材料来写作,并能结合中心的需要对材料作出恰当地剪裁,做到材料安排与使用的详略得当。作文选择材料如同做米饭,米选好了、处理好了煮出来的米饭就可能色味俱佳,写作文呢也是如此。那我们就拿生活中煮米饭的感触概括地谈谈选材的问题:

  一、教学生“找米下锅”。大家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往往在教师没有培养“找米”能力的情景之下,学生是无米可用,也就无文可写。理论倒是有,比如“找米”就是把熟知的材料选出来。操作呢?往往没有或者说缺少练习的对象。学生也知道写作文要回避陌生、首选熟悉,对于大多数同学来说,这应该也是选材的一个基本点。教师还会强调大家可以写自己亲眼所见的,亲身经历的,亲耳所闻的事情,其实只是教化,好像要让学生记住守纪律的条条框框一样。我听过这样一节作文课:教师先给学生命制了《母亲》的作文题且高悬在黑板上,然后又引发了一堆亲眼、亲耳、亲为的感慨,还列举了学生一动笔就去写放学路上妈妈在村口等候、上学路上妈妈给自己打伞,甚至晚上妈妈在昏暗的灯光下给自己缝衣服的情景等等学生写作时的病症。然后教师竟批评学生这样写千篇一律,不够创新。至于怎样的千篇一律也许教师还真弄不明白“千”在哪里。但是,学生写母亲的“米”在哪里,怎样去找呢,没了下文。何也?作文课游离了具体的范文分析。教学生依据范文分析,弄明白人家作文的“米”是什么,从哪里来的可能才是正事,但是,没有这样的环节。写作课上教师不能从思维的层面启人心智是悲哀的。其实,教师完全可以用“例子”的分析来解决“找米”的问题。比如设计一个教学环节,利用散文《母亲》来引领学生分析作者朱德元帅是如何选材的就会很好。作者找了哪些材料来写母亲的勤劳、朴实的?这些材料都真实吗?是不是身边的人和事都可以来写?随着组织学习的环节进一步展开,学生一步一步利用文本感受选材的方法与目的才可行。这样,在激烈的考场上学生面对话题来写作文,一定不会无米可找、东拼西凑。

  二、教学生“选米下锅”。这一点,简单地说就是把独特的材料筛出来。我们的生活看似相似,但是,个人有着不同的家庭背景,不同的兴趣爱好,不同的成长历程,不同的生活圈子,所以,个人都会有独特的写作材料。保证选材的独特性,一位教师的提出来了一个做法:将你接到题目后最先想到的两个材料抛弃不用(因为这些材料也会是别人容易想到的),启用第三次想到的材料。这位教师之所以这样说,我想是从学生写作时的思维惰性出发的。学生想到什么就写什么的情况比较多,好像再想也是那样。这反映了一个作文教学的现象,接近学生写作实践的方法指导的缺失。弥补这样的缺失依然可以沿用第一个问题的解决方案。譬如让学生写发生在瞬间的事,写作之前,拿出来一篇同学们都可能喜欢的文章来分析,《背影》就很好。朱自清先生创作这篇名作是故事发生后大约二十年后的事,在文中可以了解到。二十年中,也可能作者想过了写父亲的事,诸如父亲为自己买橘子的情景、回家奔丧的情景等等,但是都没有落笔。可以想见,直到有一天,他感觉父亲的背影总是纠缠在内心而且久久不能离去,他才把这些记忆写了出来。为什么二十年后才写出来?为什么写父亲的背影而不是父亲的面容呢?为什么一写就写了三次呢?从父亲的背影里朱自清先生看到了些什么?假如你来写发生在瞬间的事,你会不会注意到父亲的某个特别的地方?思考一定有价值,加以教师的指点,选择材料来写瞬间发生的事如何动笔学生不会缺少底气。假如能坚持这样的训练,学生在考场上不急于动笔,遇到话题能三思而后文也是有希望的。

  三、教学生“洗米下锅”。“洗”呢,就是把陈旧的材料再利用。对于旧材料,可以再次使用。但是,不应该完全照搬,而是要经过技术化处理,做到常用常新:可以进行延伸拓展,沿着原有的故事继续设想后来可能出现的新情况;可以逆向解读,撇开一般性的认识观点,从与之相反的角度去审视旧材料;可以转换视角,从叙述主体、切入角度上创新;等等。关于这一点,在具体的作文教学过程中会比较困难。现今学校最缺失的是褒扬教师培育学生逆向思维的方法,也没有可以操作的方案,很多学科皆如是。不过,也有一些开路的教师。就讲解课文《愚公移山》来训练逆向思维的问题,也有专门的课例。但是还是拘于文本原来的意义如何正确解读的结点,如何把陈旧的材料解读读出新意,有学生自己的感受呢,大都便会落到对智叟的话的肯定上,智叟成了一个更客观更实事求是的人。毕竟太行、王屋山就在那里,愚公的人力太有限。教学指导很难前行了。显然,这样的所谓开放式教学把教材选编的意义给推翻了。然而教师又无力自圆其说,这样的尝试多事败笔。其实,推陈出新,不是全盘否定,要继承中创新才会有出路。利用文本训练逆向思维,还是要从文本的经典解读入手,观其向背,想其双刃才好开始。“人定胜天”没有错,反映了古代劳动人民渴望改变自然的主管要求,同时,站在今天的角度,节约化发展,寻找更多的出路也不是不可行的。这样,教师立足于时代的引导,对学生的选材,乃至人生态度不无裨益。这是教学上的“柳暗花明”。如果有这样的写作训练,学生在考场上畅谈古今不是不可能的。

( 发布日期:2018-08-28 06: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