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清胜华中学 > 教师论坛 >
中国移动支付,用暖科技贡献世界

支付宝是中国移动支付的开启者,其出海之路也走在了前面。蚂蚁金服全球本地化钱包技术负责人兼马来西亚本地钱包TnGD的CTO 熊务真,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支付宝的全球化不只是技术输出,更多是赋能本地合作伙伴,因地制宜地为当地人打造当地版“支付宝”。目前,在线下,服务中国人“出境游”的支付宝境外线下支付,已覆盖超过40个国家和地区,接入了超市、餐饮、便利店、免税店、百货店、主题乐园、机场等几乎所有消费场景;而服务当地人的本地钱包,则通过“技术输出+合作伙伴”的方式,在“一带一路”沿线9个国家和地区落地生根。目前,1+9个“支付宝”已服务全球超过9亿人。

晚于支付宝10年的微信支付于2014年春节首推红包功能,当年除夕夜红包收发总量0.16亿元,2017年除夕达142亿元。此后微信支付与滴滴合作率先引爆打车市场。微信支付团队向《环球时报》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微信支付支持的世界币种已涵盖英镑、港币、美元、日元、加拿大元等16个币种。微信支付跨境业务也已支持49个境外国家和地区的接入,涵盖日本、新加坡、美国、新西兰、德国、英国、肯尼亚等亚洲、欧洲、美洲、大洋洲、非洲的多个国家和地区。

“中国电子支付已全面领先欧美发达国家,在一个世纪美元主导的全球金融体系中撕开了一个口子,以创新实现了一个中国式突破。”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董毅智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府一直鼓励和支持科技创新,电子支付出现后,政策支持与创投资金的涌入,为其在中国蓬勃成长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移动支付领域,为什么中国会走在西方发达国家的前面?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表示,国外银行系统从成本、利益角度考虑较多,不太愿意支持第三方支付平台,更不愿意承担低效益甚至负效益的安全认证服务和清算结算业务。另外,欧美信用卡组织成熟,对于欲取而代之的移动支付充满警惕,因此移动支付在欧美发展阻力较大。董毅智认为,中国网民规模庞大、移动网络覆盖率高,且中国网络购物普及率高等客观因素都有利于移动支付场景迅速蔓延。

移动支付出海需“一地一策”

熊务真坦言,在全球化过程中,越往前走他越心存敬畏。“并不是说我们在国内取得了很多成绩,就一定可以快速复制到其他国家。对于移动支付,每个国家和地区的使用习惯、市场痛点都不一样,我们每到一地都要非常专注地研究如何解决当地用户的痛点,也就是所谓的‘一地一策’。”

熊务真举例称,他们最初在马来西亚发现有一种非常普及的全民交通卡TnG卡,在该国3000多万人口中的发卡量高达2000万,在当地公交、铁路、地铁、高速收费等众多场景实现“一卡通”,是马来西亚最大的国民应用场景。这种实体卡虽然方便,但最大问题是需要排队充值,而且平时没法查询余额。“有时司机到了高速公路缴费口才知道卡里没钱了,只能把车倒出去改走现金通道缴费,非常麻烦。”熊务真团队找到这个需求和痛点后,2017年和TnG公司组建了合资公司TnGD。2018年3月,TnGD的电子钱包产品落地投运,9个月里,不仅逐步实现了支付、转账、手机充值、水电煤缴费、买机票等常见应用,还让马来西亚成为刷手机二维码坐地铁的国家。

再比如,菲律宾在全球的海外劳务人员多达1200万,他们每年向菲律宾国内的亲朋友好友汇回的外汇约60亿—80亿美元,但菲律宾有6000万人未被银行服务覆盖。2018年6月,基于蚂蚁区块链技术,两个当地版“支付宝”——香港AlipayHK与菲律宾GCash之间实现了全球首笔电子钱包间的区块链跨境汇款。

阪急百货店是日本时尚先导型综合百货店。该店2018年9月接入微信支付,之后成为日本第一个尝试扫码点餐的商家。自此该店营业额明显增长。微信在日本的迅速发展,让赴日中国游客购物、游玩更为方便。据微信支付团队提供的数据,2018 年6 月,微信支付在日本的交易笔数、金额及商户接入数相比去年同期均增长600%以上。

技术不是冰冷的东西,可以是“暖科技”

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部委员李扬认为,中国的移动支付和金融服务的海外拓展,帮助很多金融欠发达国家直接越过支票、信用卡等传统交易阶段,给他们提供了弯道超车的机会。熊务真表示,“全球化过程中面临的环境可以说高度不确定,没有人能预见本地钱包的发展或整个市场的变化。但支付宝有先进的技术、快速应变的能力以及与本地合作伙伴密切合作的工作方式。所以,哪怕走出去面对‘无人区’,我们也充满希望。”

( 发布日期:2019-01-05 23: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