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金报数字报刊平台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六院11所(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原副主任设计师张小平的跳槽,因《离职能直接影响中国登月的人才,只配呆在国企底层》一文而引起广泛关注。尤其是文中公布的《张小平参与我所型号研制情况》文件显示,张小平承担的低温液体发动机研制任务事关我国载人登月等重大科研项目,并表示“无法接受因个人的离职而影响到国家重大战略项目”。

院长刘志让27日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文中对张小平承担的任务写得较多,有些言过其实,核心的意思是想挽留他。□据科技日报

张小平有多重要?

并不是非他莫属

据公文显示,张小平离职前任低温发动机副主任设计师职务,在至少四个型号发动机研制中承担着重要作用。其中,在10吨液氧甲烷发动机和百吨级液氧甲烷发动机研制中,是“灵魂人物,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尤其是480吨液氧煤油发动机在今年二季度的研制过程中出现了深层次的技术难题”,而“该发动机的方案和研制进度将直接关系到我国重型运载火箭的方案选择和研制进度,甚至从某种程度上会影响到我国载人登月重大战略计划的论证和策划工作。”

记者了解到,文中所指“480吨液氧煤油发动机”将用于我国重型运载火箭的捆绑助推器和芯一级动力,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其研制却并不是“非张小平莫属”。

刘志让说,该公文是六院11所给仲裁机构提供的,由于仲裁机构要求,对张小平承担的任务讲得比较详细,“有些地方写得帽子有点大,有点言过其实。”他表示,张小平确实是技术骨干,主要搞论证、研发和理论计算。但院里技术骨干很多,一人离职不会对全局带来太大影响。

该公文之所以言过其实,核心意思是希望挽留张小平。记者了解到,航天“国家队”由于其任务特殊性,技术人员离职除了常规手续,还要根据原岗位经历一至两年的脱密期,其间不能在其他单位工作。张小平属于重要涉密人员,脱密期为两年。他的跳槽,其实已经违反了这项规定。刘志让表示,院方一是想留住他,另一方面即使他决意辞职,也希望先调整到非保密岗位,度过脱密期再走。

张小平去了哪里?

国内从事火箭研制的民企

张小平辞职后加入了北京蓝箭空间科技有限公司,是国内从事火箭研制和运营的民营企业,官网资料显示,蓝箭空间聚焦中小型商业航天应用市场,致力于研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液体燃料火箭发动机及商业运载火箭,可完成产品设计、制造、测试和交付全流程任务,为全球市场提供标准化发射服务解决方案。

9月27日,该公司CEO张昌武表示,中国的航天事业的整个大方向不会因几个人而受影响。蓝箭航天只是搭建了一个好的平台,任何的平台都会适合或不适合一个人,部分工程师在原科研院所有很多积累,但也许会有一些更多的想法和抱负,蓝箭航天就会帮助他们实现,但终究没有脱离中国航天事业这个大背景。

张小平们为什么要走?

除了钱还有体制原因

早在2018年两会期间,刘志让就向记者表达了对人才“流失”的忧虑。

“商业航天市场中,人才、技术争夺激烈。有些民企来挖人,直接开口说你来了工资翻一倍。还有技术人员接到电话,说你不肯走我也不挖你,用手机把图纸拍下来发给我,给你三万,帮我们试制出来,再给十万。”当时他说,人才流动是趋势,也是好事,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些技术、知识产权流失问题。

网传张小平在六院年收入仅12万元,但六院许多技术人员否认了这一说法。有科研人员透露,按张小平的级别,税后年收入大约在20万元左右。虽然比不上市场化公司,但对于西安市来说,已经算不错的收入水平。

对于近年来航天领域的人才流动,刘志让认为除了收入因素,还有“国家队”体制的原因。

他说,航天任务是系统工程,多年来航天单位都是团队作战。但弊端是影响办事效率。而民营企业轻装上阵,年轻人有什么主意马上就能实施,某种程度上更能发挥个人的创造力。为此刘志让也在反思和思考,让更多人才愿意留下来。

一位进入商业航天领域的原体制内工程师表示,心里急却施展不开是和他一同转入体制外的年轻人的“心结”。他们渴望这样的不设限:“在之前的职业环境中,我一辈子可能只能完成3、5件。但是我想要做得更多。”

■官方回应

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9月27日晚就网传“张小平离职影响中国登月”一事发布《关于张小平离职事件的情况说明》,称张小平为国家重要涉密人员,离职前须在所内非密岗位进行脱密,脱密期为2年,但其今年自行离所,对保守国家秘密和单位技术秘密带来了较大隐患。

( 发布日期:2018-10-03 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