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鑫的危机和转机

  网络整理

  商业与生活|xiaopeizhu8

  文|朱晓培

  “你开始质押股权的时候,想到有一天会质押这么多吗?”我问冯鑫。

  “没有。”冯鑫坦诚。

  他已经质押了自己90%以上的股权。根据他的说法,绝大部分的股权质押都用在了业务上。作为一名把企业做到IPO、并且在股市上创造了连续涨停的创业者兼企业家,目前的冯鑫似乎并不是一个好的创业榜样,他给家庭贡献不多,没有登上富豪榜,却已经背上了债务。

  暴风集团最新公告中提到,冯鑫所持的约327万股被北京朝阳区法院冻结,冻结期为三年。而被冻结的原因是,2017年,暴风魔镜的一个股东中信资本提出要提前撤资,涉及金额8000万元,冯鑫担心给暴风带来负面影响,答应自己出资回购这部分股份,目前已经还了5000万元,算上利息还差4000万元。

  “怪不得别人,只能怨自己。”冯鑫自我检讨,从暴风没上市到上市,有太多的不适应了,也犯了很多错误,自己和团队在融资和并购问题上“零经验”,导致公司失去了作为上市公司的优势。在问题刚开始出现的时候,又很被动。

  如果当初能够主动、果敢的对待问题,一些问题或许可以避免。比如,中信资本的这8000万元,如果当时能够承受股价的动荡,冯鑫是不应该自己接下来的。他原本想着避免给暴风造成负面的影响,但最终,负面影响还是没法避免,而且还把债务转到了自己的身上。

  冯鑫不是资本运作的高手,暴风上市三年后,依旧如此。

  还记得,2015年,去暴风集团采访,各种资本方排着队等着借钱给他。如今,还是同一拨人,催着冯鑫质押股权还钱。那些在暴风股价连续涨停时曾争相邀请他去做演讲的投资者朋友们,似乎都还没有表示要借钱帮他渡过难关的意愿。

  我想,如果冯鑫得到了什么教训的话,就是每一分融资,都是需要回报的。

  从暴涨到股价下跌,冯鑫已经完整的感受了一个资本周期。暴风的本质没有变过,但资本市场却一直在大起大落。回过头来想,“妖股”的辉煌,不是暴风本身的辉煌,它只是中国股市上一个短暂的现象和插曲。他说,真的“自强则万强”,是即使没有人帮你,也能保持增长,没有商榷的余地。

  冯鑫把办公室从13层搬到了6层,面积只是原来的四分之一,办公桌也小了一半。一张最普通不过的四脚书桌前,他正在和小魔投的产品负责人讨论问题,三个人围在一起几乎头碰着头。这是他现在想要的距离。

  “稍微有一点儿后悔的,就是从2015年的3、4月份一直到去年底,没有集中精力做产品,这肯定是错的。”冯鑫对《商业与生活》说,“以后我不会再去脱离产品”。冯鑫说。他的目标是,今年暴风TV卖出200万台,到2019年,就能进入大规模盈利的状态。

  坏时候的好消息

  这是一个坏时候,好消息不多。但7月4日,冯鑫还是给媒体带来了一个好消息。或者说,最新的数据给了冯鑫信心。

  “刚刚发生在4、5、6月份的数据,能够反应出一些好的结果来。”冯鑫说。一个是增长的速度,数据显示,4、5月份的暴风电视销售量比去年同期增长了两倍。另一个是,暴风电视的开屏广告,5月份签出了588万元。另外,根据暴风公布的最新数据,第二季度的电视销量比去年增长了130%。

  冯鑫觉得,这两组数据表明,暴风想“通过智能硬件获取互联网价值”的逻辑是行的通的。

  不久前,薛云奎在《暴风集团的隐忧》中质疑暴风现在的模式:暴风从互联网商业模式转型为传统电视机产品经营模式,完全脱离了自己的主战场与核心优势,这一改变增加了销售收入,但也会导致与传统电视机厂商的激烈的同质化竞争。

  所谓互联网模型,是指通过免费的软件(APP)去获取用户,再通过广告换取收入。这种模型的特点是,当用户达到一定规模后,可以产生规模庞大的营收。而传统的电视机厂商的模型则是靠硬件销售盈利,是一次性的买卖,因此几乎不存在营收几何数增长的可能。

  冯鑫看到了这篇文章,并把它转发到了暴风的核心管理层的小群里讨论。他坚信,今天的暴风TV依旧是一个很好的互联网模型。

( 发布日期:2018-07-21 14:42 )